关联网站:永清股份
link web site:Yonker Environmental

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转载专栏 Reprint column 首页 > 新闻动态 > 转载专栏

    在深圳打拼杂记(三)

    推荐人:永清环保总经理 申晓东

      公司是集体股份制企业,会给员工根据其收入、职位和表现情况来配股,早期销售收入每年都能百分百的增长,所以每一块钱的股到年底能分到一块钱的红。由于在国家眼里公司是个体户,所以比较难贷到资金,因此公司成立了一个内部银行,员工的所有收入都存到内部银行自己的账户上,比国家银行利息高点(公司成长壮大后有人检举揭发,国家取缔了内部银行),这样也能缓解一些公司资金的紧张。当然你的股票、工资、奖金也都成了白条,公司垮了你也就啥也没了,公司也很清楚你有多少钱,公司早期在给你配股时就参考你账上有多少钱给你配多少股票,反正你别把钱拿走。有些员工会想,公司明年还能有饭吃吗?我的钱会不会都成纸了,不敢赌的人到年底分完红就走人了。每年都会有很多人要离开公司。
      公司早期招了不少科大少年班的小孩,有个叫聂子的是负责写交换机软件的,他在一个礼拜就可以让交换机能通话,他可以用机器码这种东西来编整个程序,任何一款设备,包括我们的绘图仪出现问题,他都能修,非常牛。他要走时老板想用送套房子来挽留他,但没用他还是走了。还有一个原来在国家研究院搞航天电源的,他负责研发和生产交换机的配套电源,有了一定资金积累后也是马上辞职自己开生产电源的公司去了。
      那个年代员工有了十几万元积蓄后还真有点担心,但幸运的是公司虽然每个时期都会有每个时期的困难,但最终都能顶过去并且还有百分百的增长。代理交换机销售不行了,自己的空分用户机项上去了,局用空分机出来又增加了农话销售,空分机不行了我们的数字机又全面开售。之后移动项目开始发力……。
      九二年底,当时邮电部下属电信总局的总工程师到国外考察回国后路过深圳,也不知道老板通过什么渠道把人家一行三人给请到公司,老板让我给他们讲讲公司数字交换机的研究成果,老板和公司总工也一同陪听。这次交流了很长时间,我介绍了大型交换机网络构成的状况,04机是采用全时分网络结构,当用户数达到万门以后,再往上扩容网络结构将会增加一个乘方的网络模块数量,成本会成几何数量的增加,而且实现起来也很困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采取其它方式,比如引入空分慨念,美国人就是这么干的,但美国人做的时分网络没有04机的结构做得好,毕竟老美研发的时间要早很多年,而且大型的设备要改的话很麻烦。所以我们在做方案的时候,我是取两个优势概念混合体,到达一定大容量的时候,成本还是能控制得比较好。他们很感兴趣,问的也很细,因为他们是搞引进的,又是电信总局的总工程师,在电信领域技术上是最权威的。交流完后大专家对着老板说:我们邮电搞了十年的交换研究,还不如你们这两年的成绩大。
      没多久三室两厅就装不下我们了,我们只好搬回公司,很快公司到处也都挤满了我们项目的员工,项目也分开为用户数字机和局用数字机。对于我一个函大毕业的,如何能领导好这么多的优秀人才,没什么捷径,你只有比他们更努力,掌握了更全面的大局观,你才能带领好你的团队。我说个小例子,有次一研发人员在了解一国外机器的信令板,有一周时间了按理说他应该已经完成,我问他怎么样了,他说:基本都清楚了,但有一很大量的软件一直想不出是干什么的,好像是什么码但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我说:你看看是不是十三折线码,他回头一查果然就是十三折线的编码,很快他就完成了该板的设计,所以有时候你在关键点上的一点提示,会让你的下属认可你的能力,进而团结在一起。从项目成立到我离开,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时间,我们生活和工作在一起就像在学校一样,关系非常简单、和谐、齐心,几乎没红过脸,也没有任何人搞名堂。只有一次有个人到总工那里打小报告,总工就过来唧唧歪歪半天,影响我们的进度。我就这事召开了一次谈心会,在会上我说到:从目前来看,你还没有取代我的能力,所以你搞任何动作都不会把我撤掉,你趁早别搞。等到我不行的时候,不用你搞,我自己会走。你现在的所做所为只会给我们制造麻烦,影响进度,之后他也不再搞了。我不要求下属加班,但每个月我都会调整他们的工资,出活又快又好的,工资马上就涨,我从来不会让雷锋吃亏。你想去潇洒,游玩,OK,没人拦着你,但影响了工作拖后腿,那工资肯定不会动,有可能还会降。当然一般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大家都很努力,尽管工作很辛苦但很快乐。
      九二年股票市场很火爆,谁买到股票感觉就像发了大财一样,楼下有个证劵公司,有天早上起来(我们很多人常常睡在公司)发现有几个员工没来,一问才知道楼下已经被排队买股票的人挡住了路,排队的人怕插队而是一个抱着一个非常坚决地不撒手,他们只好在楼下看热闹,这么大的诱惑我们项目的人员却没有一个人去买股票。
      世界上大而古老的交换机产品在那个年代,是需要几万人年才能完成,一个万门交换机占机房面积能达到四、五百平米,但芯片技术是日新月异的,当你理解了交换机原理和它们的网络拓扑结构,你就可以采用最新的芯片技术来实现,巨头们的机器都是很多年前研发的,芯片设计相对落后,一个万门交换机所需要的网络机柜,大慨要十几个机柜,而我们在新的芯片技术所设计的网络只需要一、两个机柜,进一步到了现在,十万门的机柜都只需几个抽屉了,所以越后研发的设备跟前面的一比,谁的东西好?一目了然。一年半左右,也就是九三年下半年,我们研发的用户和局用数字程控交换机都可以开局了。那个年代生产交换机的厂家有几百家,邮电部开始控制入网证的发放,我们正好赶上邮电部最后一批数字机入网证。我也由项目经理提升为副总工程师。我们成功完成了大型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基本模块的研发与生产。
      怎样用基本模块叠加出大容量的交换机,网络方案是有了,但大型的、实时的、多任务的操作系统没有,光逻辑上走得通也是没有用。因此我又招了一些搞操作系统的人员,我英语很差,在研发这条路上继续走会很艰难,正好有个少年班毕业的小孩很聪明,虽不懂交换机,但操作系统这一块很强,我就把大容量交换机的构成思路写了一个完整的总体方案给他,并详细做了介绍。之后建议公司让他负责大容量交换机项目,我从此离开了研发,而那孩子确实很能干,非常漂亮地研发出了大型交换机,公司凭借这一产品又大步迈上了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