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联网站:永清股份
link web site:Yonker Environmental

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转载专栏 Reprint column 首页 > 新闻动态 > 转载专栏

    在深圳打拼杂记(一)

    推荐人:永清环保总经理 申晓东

      九一年我和一好朋友来到深圳开始打拼,先去到一个国有企业找工作,该企业生产小型电话交换机,接待人员告诉我们说:我们是国有企业,进人是有指标控制的,不是想招人就能招的,但蛇口有家渔民办的个体户公司也做交换机,你们可以去那里试试。当时从深圳到蛇口还挺远,出了上海宾馆感觉就已经出了深圳似的,坐在中巴上看着售票员麻利的上上下下招呼着乘客,这在内地还很少见,觉着挺新鲜的,这么晃了近一个小时,我们去到了蛇口这家公司应聘,公司是在一栋有六层厂房的楼里,公司只租了一层,但装修还不错,进门右边是一个玻璃砖装饰的会客室,公司老板接待了我们,说公司很需要懂交换机的技术人员,并让总工程师面试,因为我们曾经设计和生产过交换机,所以随便聊了聊就同意我们上班了,工资待遇是每月三佰五十元。
      第一天上班并没有让我们在楼里呆着,而是送到西乡一个同样是六层楼中的,同样租下一层的厂房里,这里没有任何装修,没有空调,几张桌子上摆放着几个小机框和几台仪器,地上放着几箱电路板,还有一个很大的风扇,靠墙边有一排床,每张床都被蚊帐罩着。一个主管安排了我们的工作后就走了,我们的任务是把这几箱电路板修好。我们可是设计和生产过交换机的,修电路板真是小菜一碟,一个上午这几箱电路板就全部修完了。俩人觉着无聊,就开始找事做,正好守厂房的师傅买了一台热水器还没安装,我们就主动承担了任务,切管、攻丝、接电一下午安装完成,师傅很高兴晚上可以洗热水澡了。我们互相也笑自己大老远跑深圳来当水暖工了。
      第二天总工提出让我们各自做一个我们维修的小交换机的优化方案,有正事做了很高兴。深圳天气很热,衣服是穿不住的,又没有女士,索性我俩就光着膀子,穿条裤衩在偌大的厂房里伏案做功课。得说说我们吃饭是如何解决的,周围几栋厂房是没有食堂的,到饭点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会有人推着板车来卖饭菜,一辆板车上有六个大桶,二桶是饭四桶是四个菜,楼上楼下的小电子产品生产线上有大量的打工仔和打工妹,一到饭点楼下就会排成长长的队,每份饭菜一到二块钱左右,去晚了可能还吃不上。我们比打工妹唯一的优势是可以提前下楼买饭。
      一周后我们各自做完了方案,拎着行李回到了蛇口公司里,向总工汇报完,大概了解了我们的想法后就让我们留在公司继续做优化。终于可以留在公司了,并给我们安排在一个可容下六人的办公室里,有空调可以不用满身臭汗的干活,舒服多了。
      我们搞的优化方案实际无多大意义,因为当时公司已有空分用户小交换机和空分局用一仟门交换机两个项目在做,如果用户小交换机能完成,那我们优化的再好也是要淘汰,所以我们还是极力推荐研发数字程控交换机,但公司当时还没有人了解数字程控交换机,而我们刚到公司,要让公司相信我们的能力也不现实,所以项目很难被提到日程上来。如何能让公司相信我的能力,得靠自己争取和把握机会了。
      我们办公室有六个人,其中莫先生是负责在卖的小交换机技术,公司当时是用的自己生产的小交换机作为公司的总机,但常常打着电话时突然就断线了,一直找不到原因,有天负责该机器研发、也是新用户小交换机的项目经理跑进我们办公室,对莫先生说又掉话了,快去查查原因,俩人去了一会回来还是摇摇头,我说我能看看机器图纸吗?莫说没问题,我走过去翻到用户电路板图纸看了一眼说:是设计问题,在这里加个钳位二级管就不会掉话了,莫半信半疑的按我说的做了,从此就不再断线。莫由衷的说了句困扰我们很长一段时间的问题,你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厉害。
      我和我一起来的哥们还有一个刚进公司的同事,在公司附近的农民小楼里租了一间房,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破旧的摇头电风扇,我们回小房只是换洗衣服,睡一晚会浑身热出痱子。还是公司舒服,所以我们都去公司领上一张床垫、一个枕头、一条毛巾被,困了就往桌子底下一躺,醒了就去洗把脸接着干活,公司有一日四餐的饭很好吃。所以我们很少回小屋。至于后来有人总结为是公司的垫子文化,我还真没觉着这是文化。有天我们回到小屋聊天,说到莫先生每月工资好像有一仟五,我们要是能拿到就好了,这样每月可以存一仠,一年能存一万,十年后我们就是十万元户,哈哈可以退休回家了。
      一个月后我的工资由三佰五涨到八佰,有天老板找我们几个新到公司的研发人员聊天,问到你们到公司已有一段时间了感觉怎样?我说挺好的,不过还什么都没干工资就涨到八百,感觉过意不去,老板回说:少来这一套,以后给你八仟你都会嫌少,以后你买房子就买阳台大的,看到我们一脸茫然后又笑着说:用来晒钱啊,深圳太潮湿。但这时和我一起来的哥们不舒服了,他的工资只从三佰五涨到五佰,员工的工资互相是不知道,我无意的一句话让他在公司没做多久就自己创业去了。
      大部分时间我都用来设计数字程控交换机上,小部分时间应付优化小交换机,因为我觉得公司早晚要走这条路。时间一晃就到年末了,全国各办事处的大佬们都回公司总结、调整和学习,其中有一个环节是听研发人员介绍新产品,不知什么原因老板想起要我去做个数子程控交换机原理的讲解,机会来了。我简单易懂的说明了一下数字程控交换机的原理,最后总结为一句话,数字程控交换机就像窗户纸里面的东东,你没捅破时觉着很神秘,一担你沾点口水捅破它就会发现原来不过如此而已。上午交流完,下午我和哥们经朋友推荐去到另一家公司,希望能有机会研发交换机。
      第二天下午我们回到公司办离职手续,在饭堂喝茶聊天时才知道,上午老板和市场部人员讨论产品时,他们说销售空分机在市场上已经很困难,强烈要求公司研发数字程控交换机,这时老板进来了,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去找人力资源部,有个进深圳的户口指标,你去办吧。我们这种私营企业进深圳的户口指标是奇缺的,这无疑是同意我研发数字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