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联网站:永清股份
link web site:Yonker Environmental

Dynamic news/ 新闻动态

转载专栏 Reprint column 首页 > 新闻动态 > 转载专栏

    生命的意义比幸福更重要

    推荐人:永清集团总裁 朱恩惠 博士

      著名犹太精神病学和神经学专家维克多•弗兰克的《活出生命的意义》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比幸福更重要。
      1942年9月,弗兰克同他的妻子和父母一起,被纳粹逮捕至集中营。3年后被解救出来时,他有孕在身的妻子和其他大部分家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但他作为119104号囚犯活了下来。1946年,他用了9天时间写下了他在集中营中的经历并出版。在这本名为《活出生命的意义》的畅销书中,他总结了生与死之间的差异:那就是生命的意义。1991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和每月一读俱乐部将《活出生命的意义》列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十本书之一,这本书全世界已发行数百万本。

      被集中营关押期间,他发现即使生活在这最骇人的环境之下,一旦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的生存适应力就会大大提高。弗兰克在集中营中担任医生,被关前,他已在世界精神病研究领域声名远扬。16岁时,他就开始与弗洛伊德通信,给其留下深刻印象。就读医学院时,他更加出类拔萃,不仅建立了青少年自杀预防中心——这是他在集中营中工作的前身,还发展出了一套被称为存在心理分析治疗的方法,为精神病学临床医学作出独特贡献。这套方法通过帮助人们找到自己生命的独特意义,以战胜抑郁,实现幸福。1941年,他的理论已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他也成了维也纳罗斯柴尔德医院神经疾病学的主任医生。在那里,他冒着生命和事业上的危险为精神病患者伪造诊断报告,以帮助他们逃避纳粹对精神病患者实施的安乐死屠杀。
      同一年,弗兰克做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他的事业冉冉升起,而纳粹对他虎视眈眈,他成功申请到了前往美国的签证。当时,纳粹已经开始迫害犹太人,最开始的目标只是犹太老人。弗兰克知道纳粹把父母带走只是时间问题,一旦父母被带走,他有责任陪着他们一起进入集中营,并帮助他们治疗在此期间产生的心理创伤。可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拿着签证的新婚男人,他又想逃往安全的美国,在事业上有所建树。

      作家安娜所著的弗兰克传记是这么描述的:他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前往维也纳圣史蒂芬大教堂清理思路。伴随着管风琴的音乐,他不断问着自己,“难道就这样抛下父母吗?难道让我对他们说一声再见,然后把他们丢给命运吗?”他的责任何在?他在寻求“上帝的启示”。当他回家时,他找到了上帝的启示。他一进门就发现桌上躺着一块大理石。父亲告诉他,石头来自于附近一所被纳粹拆毁的犹太教堂废墟,上面记着十诫中的一条片段——当孝敬父母。于是,弗兰克做出了决定,无论美国有多么安全,对他的事业多么有益,他都要留在维也纳。他把个人的追求放在了一边,服务家庭,进了集中营后,服务那些被关押的囚犯们。
      弗兰克从他早年经历和在集中营经受的非人折磨中学到很多智慧:“幸福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只会伴随着某些东西款款而来,一个人必须有一个‘变得幸福’的理由。” 一份研究显示,正如弗兰克所说的那样,对幸福的过度追求,反而阻挠了幸福的降临。这就是学者们反对一味追求幸福的原因。
      《积极心理学》中有一份新近的研究报告,心理学家对近400名年龄在18岁至78岁之间的美国人进行调查,询问他们对自己生活是否具有意义(或幸福)的看法。研究者们根据调查对象对自身幸福感的评价和对生命意义的看法,并结合了调查对象的压力水平、消费习惯、是否有孩子等其他许多变量进行分析,结果发现充满意义的生活和幸福的生活虽然有一些共同点,但还是各有不同。心理学家最后总结道:在幸福的生活中,“得到”更多;而在充满意义的生活中,“给予”更多。
      “那些只追求幸福的人只有从他人那里得到好处,才会变得幸福。但是那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会在给予他人时享受到愉悦。”凯瑟琳•沃斯,这项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如是说。当那些一味追求幸福的人正在忙不迭地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之时,那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早已超越了自我,他们更愿意伸出双手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所以,追求幸福并不能将人从动物中区分出来,这只是生物本能。人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其对意义的追求。”佛罗里达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罗伊•包麦斯特,这项研究的领导者在新书《意志的力量:重新发现人类的力量》中这样写道。
      生命的意义不仅超越自我,更会超越时空——根据研究者的说法,这也许是这项研究中最重要的发现。幸福只是一种存在于此时此刻的情感,最终它会像其他的情感一般消散殆尽,这些积极的影响和情感上的愉悦都是转瞬即逝的。人们关于幸福的报告都与时间相关,但关于生命意义的报告却并非都是如此。
      在另一方面,生命的意义是具有持久性的。它连接着过去、现在和将来。研究者们写道:“思想会超越当前,连接过去和未来,它与一段充满意义却并不幸福的生活相联系。而幸福却在关于过去与未来的思考中难觅踪迹。”换句话说,注重当下的人活得更幸福。尽管那些更多地考虑过去和未来的人会感受更多的痛苦,作出更多的奋斗,享有更低的幸福感,可他们却活得更有意义。
      研究发现,尽管遭受不幸会使你的幸福感降低,但这却会使你感到生活的意义。2011年的一项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些有着明确奋斗目标,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会把满足生活的标准定得更高,即使在当下他们比那些没有奋斗目标的人感到不幸得多。弗兰克在他的书中写到:“如果生命有着它的意义,那么所经历的痛苦也一定是有意义的。”